当前位置 主页 > www.00440.com >

翁云鹏:21世纪的光是电子信息之光

2021-09-28 12:17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翁云鹏的油画作品以现实世界与影像世界并存的奇异表现方式为艺术界所瞩目。近期在乌镇举行的《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中,翁云鹏又带来了他最新的影像作品《历史·观II》,就历史本身话语的问题进行了探讨,在他的影像作品中图像和文字各自指向发生着微妙关联和错位。

  艺术中国:翁老师,请您介绍一下这次在“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带来的作品。

  翁云鹏:这次主要展览作品是影像和摄影,油画这次没展。影像作品是2015年创作的新版本《历史·观II》。这个主题2009年就做过。应该还会做下去,偶然性可能是创作实验中有意思的地方,所有的事情都不是预先想好的,虽然是一个主题,结果是不同的。所以《历史·观》目前有两版,未来应该还会有三版、四版。这次摄影作品准备了30几幅,好运一点通,大都是新作品但没能全部展出,现在展出来不是一个完整的面貌。

  翁云鹏:我们的世界对历史那么的依赖,我们从小到大的对历史恍惚的了解,历史不断的“更新”着。我们要相信怎样的历史?作品其实是关于历史的喃喃自语。

  艺术中国:您一直持续关注“观看”、“现代影像”等问题,而且早期是用油画的方式表现这一主题,您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的这个点?

  翁云鹏:完成的作品是98年在央美读研究生时的毕业创作。90年代电子媒体在中国已经是普遍性存在了。现实已经被狠狠的改变了,无处不在的屏幕闪耀着无法抗拒光芒,所有的人都无法避开这种光芒带来的改变,遥控器无法关闭另一个“现实”的存在。这个现实已然变得强大。以前我们习惯性表诉这是一个有“虚拟”的世界,现在看“虚拟”这个词是否确切?这两个空间同时在现实中存在,它来的那么突兀,那么真实。让人离不开。

  艺术中国:把这些我们平时司空见惯的事情呈现出来,就会发现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超现实的世界里。六盒宝典现场开奖直播

  艺术中国:在您早期的作品中,这种现实场景都是城乡结合部的小卖部、小旅馆等比较破旧的场景。您近些年的作品都是表现现代化的旅馆、汽车内部私密的空间等,这种转变背后的原因有哪些呢?

  翁云鹏:只是与我的生活痕迹有关。它像我的日记一样,从作品中能看出我生活的范围,主题的转变不是刻意设定的,到处都可能。

  艺术中国:您在画中画里电视机影像的内容和现实的关系,是您有意的设置还是随机设置?我感觉这些内容间有一点似有似无的内在联系。

  翁云鹏:屏幕的世界和客观的世界构成了这样一个复杂关系的现实,我们生活中的视觉生态完全被改变,屏幕的经验获得了我们主要的感知和记忆,比如说911、拉登、大阅兵、奥运会、两会等等。作品呈现的是当下具有典型性的事件和个人的屏幕记忆。当然这些图片都是有选择的,它关系到作品的意图,还有视觉的选择,和环境、情绪、色彩的关系是微妙的。

  艺术中国:我觉得您的绘画很大一个魅力就在画中画之间对位关系上,另外在您场景设置当中都没有人的出现,这会形成一种特殊的氛围,这出于怎样的考虑?

  翁云鹏:我建立的是另一种关系,它呈现一个当下的现实世界,我更关注它对社会、对人的行为、观看、经验、认知的改变。到底是什么真正影响你?这现实,强大的不确定。艺术的创作已经不仅仅是我们眼前的山水、桌椅、空间、和人物了。新的世界在改变着我们。

  艺术中国:您的作品是对“观看”某种形式的解读,那么对于他人对于自己作品的观看你有怎样的思考?

  翁云鹏:你怎么看?这是我要问你和他人的。当每个个体经验对应到作品时,“误读”、“曲解”都在成就着作品。作品是艺术家的自言自语,不预设结果。

  ---- “翁云鹏画面要表达的魔力――他将今天的电视机器的统治特性,将今天的一个无神时代的信仰特性,突出出来。新的统治和新的信仰――信仰通常是统治性的――正是借助于光。”

  ----“他想做的是用傳統的語言覆蓋或兼融新的語言。通過他的努力,一種並置的圖像在他的作品中產生了,他畫出了他看到的圖像和人們共同經驗到的圖像,於是我們可以說,他把傳統繪畫的“敍事”改變成了當代繪畫的“敘視”。在傳統繪畫受到媒體圖像嚴峻挑戰的今天,他的這種方式或可稱為一種智慧的緩解,他為繪畫應對媒體時代的到來找到了新的語言。”

  ---- “全球化與本土社會的關係這樣大的理論性話題,在翁雲鵬的筆下被直觀的揭示出來,這是他作品的文化意義所在。在這個層面上,他的“敘視”敘的不僅是看見的視像,而且是可知的真像,”

  ----“它直接对应和测度着现实变化。其创作已经不能简单地评价说是从某种现实的文化中派生出来的某种现代性,而是文化全球化趋势的一种再现形式,它也是中国当下新的全球经验的一个明确的表征。其意义所指不仅在于形成一种新的视觉观念和语言表现他所生存的环境,也在于为文化的情景记录和见证了精神的和情感的历史。”

  美国耶鲁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罗伯特.斯托(Robert Storr)说他从我的作品里看到了光,他说世界上有三种光,一个是自然之光,第二是人造的电光,第三种就是媒体之光,也是21世纪最神奇的的光。

  他说:“翁的作品在气氛、情绪和内容上如此丰富——评论家应当担心的倒是在于应当避免将翁简单归类为一个风景画家或是某类其他艺术门类的实践者。翁是时代的画家,他的主题如棱镜一般捕捉了新旧中国以及生活的许多不同方面。他的作品反映的特征并不只有中国性,而是具有国际性—。我对他的艺术实践,对于我们会面之后他的新探索非常感兴趣——他采用许多新的形式呈现无所不在的电视之眼,当然还有家用电脑、还有新的“内容提供者”,观众、情色片制造者等等。对我而言,翁云鹏的创作核心最终在于光,各种自然和人造的光,因为光意味着社会空间——借助屏幕图像成为隔离或欢乐、空缺或刚有人住、私密或公共的空间。我感兴趣之初在于那些位于城市边缘房子里的光,还有那种老旧的街道,街道背后现代建筑隐隐逼近。建筑内部或外部的电视之光在那些空间中与天空的光、或街灯及标识的光对比呼应。这一偏好不仅在于我看了作品,也是因为我仍然保留着某种浪漫情怀,我的一些最好的时光就是在清晨、黄昏、或者午夜过后“凌晨时分”城外的街道上度过的。没有任何人的作品包含有或者表现了那种真实又无处不在的光——电视机发射的电子射线科技之光。这一点使我更加确信翁云鹏是唯一画电视的乔治·德·拉图尔。”

  艺术中国:您现在也用影像或录像的方式在创作,但是绘画创造的画中画场景的方式在用影像的方式时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您能否具体谈一下。

  翁云鹏:影像的创作现在看来满足了我的一部分写作需求。我现在的影像编辑工作为我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写作方法,以前写出来的东西自己总是不满意。语言真的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你把脑子里的东西写出来,当你写的东西被你阅读时,它已经不是你想的那样了。我的影像创作为我找到了另一个写作通路,它有我的意外。而且这个意外是我自身的思维逻辑和知识能力做不到的。它是令人兴奋的事情。

  艺术中国:也许文字的控制完全在你的掌控之内,反而有觉得意犹未尽的东西没有说清。可能用影像的方式反而有些意外的东西吧。

  翁云鹏:这里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受过很好的写作训练,你又有表达的愿望,所以就会生这些新的东西来。

  在翁云鹏油画作品在图像资源利用上,一个最重要的,而且最有趣的就是每幅作品中都有一台电视或电脑的视频图像,内容大都是关乎当今世界发生的新闻事件和有关我们国家与国际间联系的新闻的切片。与“杂乱有章”的背景的叠加与拼合既是现实的一种,又是翁云鹏作品的一种话语方式。相关文章

  • 最热文章